ASCII

2017.8.17 给沐秋

2017年夏。黄梅时节,闷热难耐。

————

“下雨了。”他望了望天色,喃喃道。

下雨天多半是这样。天空不给脸地阴沉着,云朵或是和天一溜儿黑,或是灰蒙蒙的一片。

他心上有些难受,好像有什么压抑着,连气都快喘不过来。

不为这雨,但,既然雨来了,那就怨它吧。

他又一乐,得,算是给找个伤心的理由了。半扯的嘴角又蓦地僵住,往上提吧,似乎就是少了些动力,往下拉吧,又觉得,那样,似乎太沉重了些。

 

眼眸中亮亮灭灭的,映出手上在操作的角色,不是对战,只是普通的训练软件。小人儿不停地翻腾着向上跳跃,速度倒是越来越快。

右上角的显示栏提示速度由“5”弹到“6”,但他知道,最快也不过7罢了。叶修这一年长进不少,去年觉得有些难度的训练,如今倒是应付自如了。

 

到7阶了。

“轰——”一道惊雷在窗边炸开。叶修手一抖,角色掉进了深渊。

“Game Over”黑底白字,简洁明了,是那人的风格。

这游戏没有8阶,7阶往后便只有黑屏了。他不乐意玩到最后,因而每每在7阶坠落。

 

他怕看见那满屏的黑色,黑洞洞的,像个大窟窿似的,空空的,却只映出自己的脸,于是,他再从屏幕中的自己眼中看到更深的黑色,仿佛世界就这样一路暗沉下去,直至侵蚀到心中,剥夺他心里的一切,却将真空灌注进去,那无底的……无底的……

呵。

 

他忽然想起,曾经有一次自己没把握住时间,然后,盯着那黑屏,看了好几个钟头,直到沐橙呼唤着他的名字催促他去吃饭时,他才似梦似醒地移开眼。第二天,沐橙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不济,他以为小姑娘有了心事,但无论怎么问,她都不愿说。直至队里的一个女队员看不下去了,偷偷告诉他,他才知道,沐橙那天回去以后,哭了一宿。

之后……他就再也不敢了。

 

叶修深吸了一口气,像是在水里潜了好久的人,终于浮上水面一样地,贪婪地吸了一大口,然后,缓缓吐出。

他重复了许多次,像是想借这个劲,给身体抽出什么,又注入什么,

到底没用。他自嘲似的笑笑。

从口袋里掏出烟,抽出一根。他点了好久才点着。

天太潮湿,也太闷,太闷了些。

叫人给闷得心烦意乱,无法思考。

熟悉的烟味涌入鼻腔,有些呛人,但终于给他提了点精神。

他又想起刚才的游戏。

人生,大概也就这样吧,所有人都可劲儿往上爬,有的坠落了,有的一直在升高——而有的,就永远黑屏了。却又不似游戏,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了。

他算是怎样的……他。

他又算是怎样的呢?

摁灭了烟,叶修把窗户打开了,雨丝吹进了房间,他也不介意,就这么靠着窗框。

雨打在脸上了一些,并不凉——夏天了啊。

夏天过了就是秋天了。

一年四季,轮回不止。时间,从不等谁,被它抛下的,就再没有机会跟上了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END

————

苏沐秋你这个笨蛋,怎么跑得这么慢……

你知不知道,唯有人生这场长跑,我没法…没法停下来等你啊。

 

    


2016.8.17 给沐秋

2016年夏。今年的夏天,似乎特别热。

————

叶修带领嘉世拿下了第一个冠军。

嘉世的队长沉默地伫立在后台,静静地看向颁奖台,副队长吴雪峰手捧奖杯,正朝着面前的记者们和气地笑着。叶修听见记者问:“为什么嘉世第一次夺冠,叶秋队长却不上台领奖呢?”然后,他看见副队愣了一下,继而朝记者无奈的笑笑。

挺没意思的。叶修心想。拿冠军也就那么回事,下了赛场,那份儿激动就没了。

但是,如果……叶修又看了一眼颁奖台,嘉世的队员都在那儿,吵吵嚷嚷的,有些泪点低的已经在抹眼泪了。

如果,那家伙也站在那里的话,或许就不一样了吧。叶修闭眼想象了一下那场景,乐了。那家伙肯定是激动的不得了,却还故作镇定地对自己开嘲讽:“这么点小事儿就hold不住啦?low爆了啊叶不羞大大!”

叶修乐着乐着,却不知想起什么,嘴角一僵,垂下了眼眸。

他突然感觉有些难受,心里堵得慌,呼吸都有些滞塞。

下意识的摸了摸队服口袋,掏出烟盒,抽了一根烟出来。手却突然不受控制的一哆嗦,险些把烟甩出去。

“啧。”叶修皱眉。早知道刚才就不爆手速了,整场下来的平均APM比他日常训练高出了不少。

只是,叶修大概不知道,人,在特别悲伤的时候,也会忍不住地颤抖。

烟点着了,火星子一亮一灭,明明暗暗的。

叶修用手夹着烟,也不吸,他就看着那火光一点一点的往上挪,焚尽的部分掉落在大理石地砖上。

他忽然就觉着,人生就和一根点燃的烟一样,烧着烧着,就没了。

一个妹子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地从走廊走过来,看着像工作人员。她厌恶的看了看叶修手上的烟,却惊奇地发现这个少年有一双特别漂亮的手,骨节分明,修长有力。但她又看了看周围烟雾缭绕的样子,还是瞪了他一眼:“这儿禁止抽烟。”叶修朝她笑笑,道:“我不抽,就闻个味儿。”那妹子又瞪了叶修一眼,转身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走了。叶修听见她小声地骂道:“小小年纪就抽烟,这小孩儿太没出息了。”

她肯定不知道,这个“没出息的小孩儿”正是刚拿下联赛冠军,被冯主席称为“年轻有为”的嘉世队长。

叶修没在意,他一直在盯着手上的烟看。烟快燃尽了,他一眨不眨地盯着。直到手上一疼,才将烟摁灭在地上。

烟灭了,叶修却突然像是丢了魂似的,整个人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尽了,和那烟一道儿烧干尽了。他倚着墙,缓缓蹲下,低垂下脑袋,长长的发梢垂下,遮住了眼睛。

几滴透明的液体从脸庞滑下,聚到下颌,砸到地上。

他哑着声骂了一句:“混账。”

又低低地呢喃道:“我刚才居然在想,烟灭了,我这场梦就结束了,一睁眼,就看见你招呼着我一起抢BOSS。”

“这又是何必呢。”

是啊,何必呢,苏沐秋,何必那么早离开,像是从没在这个故事里出现过。

可叶修,你又是何必呢?

叶修又靠着墙缓缓站了起来,再抬头时,脸上又挂上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欠揍笑容。

他说:“今年夏天真热,汗都直往下滴,啧啧。”

是啊,夏天真热,所以馆内冷气打得很足,让叶修离去的背影都有些微微发颤。

2016夏。叶修18。

苏沐秋若还活着,也才19。

都是,花儿一样的年纪。

END

————

小小番外

叶修起身时,恍惚间听见一声轻叹。他环顾四周,却并未看见有人。

真是脑补太多,都幻听了,呵。他自嘲道。

不要难过,叶修,我一直都在,以后,也是。

————

8.17了,中元节到了,想着怎么也要为苏沐秋写点什么,就写了。何况伞哥还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走的,按道理这还是第一个没有苏沐秋的夏天。想想就很难过。也很心疼那个失去挚友还要带领队伍拿下冠军的小少年,过早的承担了太大的压力。

可叹少年早夭,天才薄命。你再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了。

献给除了活着无所不能的苏沐秋。

————

也祝大孙生日快乐诶嘿嘿。

————

后记:八月十七写的小短篇,十月突然有了个想法,想每年为苏沐秋写一篇悼文,就存放在lofter好了。